惠阳区基层法治建设情况调研报告

2014-11-25 |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浏览数:7533 次

惠阳区法院办公室

 

为践行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听取基层群众意见和建议,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推进我区乡镇法治建设,惠阳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万翔带领调研组于4月1日至  月  日,对我区基层法治建设情况进行了调研。调研组分别听取了镇(街道)领导对各镇(街道)的情况汇报,召开了7场座谈会,参加座谈的有部分区人大代表、镇(街道)、村相关领导、村民小组领导和人民群众等,共20多人次。现将有关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惠阳区基层法治建设基本情况

(一)辖区基本情况。我区现辖6个镇、2个街道和1个省级经济开发区,总面积915.6平方公里,共有25个社区、102个行政村,常住人口58.8万人,户籍人口37.3万人。

(二)基层法院依法履行职能,狠抓执法办案。据统计,2013年惠阳人民法院在辖区内共受理各类案件4035件,审结3784件,结案率93.78%。其中,受理刑事审判案件604件,审结596件,结案率98.68%;受理各类民商事案件2407件,审结2210件,审结率91.82%;受理行政诉讼案件31件,审结30件,结案率96.77%;受理执行案件993件,结案948件,执结率95.47%,依法正确履行审判职责,狠抓执法办案,切实为区人民群众提供优质便捷的司法服务,营造全区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

(三)人民法庭发挥法院延伸作用,妥善解决乡镇民商事纠纷。惠阳人民法院在区辖区范围内有3个派出机构,分别是秋长人民法庭、新圩人民法庭和平潭人民法庭。三个人民法庭共有11名法官,从年龄结构上看,35岁以下的有1名,35岁至45岁的有5名,45岁以上的有5名。2013年,人民法庭共受理民商事纠纷946件,结案656件,人均年结案近60件,妥善地解决了乡镇民商事纠纷。

(四)“法制副主任”实现全覆盖。2013年,惠阳区积极探索基层民主法治建设新载体,实现了“法制副主任”村(居)全覆盖,102个行政村,基本都配有一名“法制副主任”,为基层单位和群众提供相应的法律服务。

(五)建立诉前联调机制,快速化解基层矛盾纠纷。与公安交警大队、司法、劳动保障部门协调沟通,建立诉前联调工作机制,落实“宽受理、严把关、便捷、高效、公正”的原则,免除繁琐的诉讼流程、免收受理费,实现了90%以上的群众矛盾纠纷案件都是当天立案、当天结案,大批复杂、矛盾尖锐案件得到及时化解。

二、当前惠阳区基层法治建设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近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正确领导下,惠阳区基层法治建设的进程明显加快,总体取得了成效,但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土地明显增值,新农村建设需要,基层法治尚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主要集中在:

(一)部分基层领导干部和人民群众普遍法律意识不强。在现实工作中,一些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特别是领导干部对于依法行政的认识不高,依法行政的观念比较淡薄,行政能力不够强,决策和权力的监督不够规范化;基层人民群众大多数文化水平较低,民主法制意识欠缺,法治观念淡薄,出现不公平、不公正的待遇,往往不会运用法律来维护自身权益。

(二)政府事无大小,无所不包与自身能力有限之间存在矛盾。政府除了要负责公共服务建设等社会事务外,还过多地干预了自己权责以外的事情,如过多地干预了经济事务、法律事务等,把一些社会上存在的不公正的现象和问题都揽到自己身上,但由于自身时间、能力有限,基层领导干部部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管理经济社会事务,习惯于运用行政手段和经济手段,甚至撇开法律另搞一套,一定程度上导致乡镇政府事务多而繁杂,该管的没有管好,不该管的又做不好。

(三)司法公信力低下。近年来,法院出现一些负面的消息,乡镇人民群众对国家司法制度、司法运行过程知道不多,了解不深,对法律的认知、对法院裁判的接受程度和诉求表达方式各异,自身合法权益若得到不到实质性的保障,对司法机关、司法人员和司法运行结果存在着不信服和不尊重,对司法的认同感不强。

(四)群众信访不信法现象严重。基层群众大多数文化水平较低,民主法制意识欠缺,法治观念淡薄。有的人在自身合法权利被侵害时,不能正确反映诉求,不懂得运用法律武器维权,崇尚“无讼有德”、“权大于法”,喜欢采取越级上访、多次上访、聚众闹事、围堵政府机关来解决问题,甚至存在着一些刁民,自己无理,也会通过多个部门多次信访,祈求政府机关支持其不正当的请求。

(五)社会矛盾纠纷和不稳定因素增多,社会治安形势趋于复杂。基层纠纷的主体、案件的形式、潜在的问题越来越趋于多样化、复杂化。因土地承包、征地拆迁等引发的纠纷有增无减,上访行为和群体性事件不断增多,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

三、当前惠阳区基层法治建设存在问题的原因分析

出现以上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领导干部思想存在偏差。长期以来,中国社会存在“官从政法、民从私约”传统习惯。一些基层干部“重人治、轻法治”。对法治建设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习惯用人治来管理,忽视运用法治手段解决问题,或者口说法治,实为人治,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领导干部“重经济建设、轻法治建设”。没有摆正二者的辨证关系,认为经济发展是第一要务,经济建设是硬指标,是大事,法治建设工作是软任务,可有可无,存在一手硬一手软的现象。一些执法人员“重实体、轻程序”,认为主要结果正确,就不管过程是否合法,程序意识淡薄,忽视行政权力的规范运作。

(二)群众封建思想观念根深蒂固。从政府与法院机构历史发展看,封建主义社会时期的政府,所谓的衙门,无论经济、制度政策、司法等各方面的工作,都由衙门管辖。新中国诞生之时,才设立了最初的法院。基层人民群众受封建思想观念影响甚大,认为法院也是政府所管辖的,“权大于法”,去法院起诉请求还不如直接去政府部门上访解决问题。再加上,近年来,越级上访、多次上访能引起领导重视,迅速解决矛盾纠纷等影响,导致群众“信访不信法”现象严重。

(三)行政与司法之间的矛盾。由于历史原因,政府机关延续着封建社会时期的“衙门”职能,而当前我国正处於社会转型期,体制机制不够健全完善,权力配置不够科学,权力运作比较封闭,对行政与司法之间的权限界定不明确,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政府部门事务多而繁杂,管了一些自己权限外的事务。

(四)司法自身问题。法院是新中国成立后的新生产物,文化大革命期间,法院名存实亡,社会主义法制荡然无存,造成大量的冤假错案。直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人民法院的审判事业才真正进入了大发展时期。因此,法院机构自身的发展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司法公信力。近年来,法院正面宣传少而负面消息众多,个别法官服务态度差、办案水平低、法院公开力度小等等因素都会影响到司法公信力,致使群众“信访不信法”。

(五)城乡经济快速发展,社会矛盾纠纷和不稳定因素增多。一直以来,乡镇把发展经济作为第一要务,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解决当地就业,发展当地经济。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自然就会涉及到合同的签订、土地的征收、利益的分配等法律问题,个别乡镇立足经济发展而忽视法律规定,引发因土地承包、征地拆迁、利益分配等纠纷有增无减。乡镇机关的法治思维和法治能力有限,对于这些纠纷的解决存在着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从另一程度上看,也导致群众上访行为和群体性事件不断增多。

四、加强惠阳区基层法治建设的对策与建议

(一)加强思想认识,增强法治建设意识。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只有转变思想,摈弃人治思想,树立民主法治理念,才能切实做到法治建设要求。乡镇机关领导要充分认识到加强法治建设的重要性,树立法律至上意识,坚持“一手抓经济,一手抓法治”,扎实推进民主法治建设,依法决策、依法管理、依法行政,努力提高领导水平。

(二)依法行政,权衡行政与法律之间的利弊,落实“行政机关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原则。依法行政既是现代法治政府的原则和要求,也是实施依法治国的关键和核心。基层行政机关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提高行政执法队伍素质,提高执法水平,规范行政执法行为。在发展城乡经济,招商引资过程中,要深入研读相关法律规定,保护人民群众利益的前提下签订双方合同协议,确保公开、公平、公正,树立法律的权威性。

(三)政府部门切实推进简政放权。政府部门应分清各执法部门的权限,在自己权限范围内做好社会服务事务,不应该继续把所有的事情都揽过来,该下放的一定要下放,该交给市场的一定交给市场,该由司法机关管辖的事务一概不插手。

(四)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确保司法独立、公正司法。建设法治基层社会,需要整体协调推进司法体制的改革,优化司法职权配置,规范司法行为,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保证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职权。一是要确保司法独立,司法去行政化。司法独立是实现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如果司法不独立,那么实现司法公正的就没有保障,司法公信力也就无从谈起。二是实现司法公正,包括实体和程序公正,公正性是司法的价值目标和灵魂所在,司法机关必须正确适用法律,程序上不出差错,实体上符合法律规定,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五)整合资源,重视人民法庭和“法制副主任”的作用。整合人才资源,由专业法律人员组成的“普法讲师团”,开展经常性的“送法下乡”活动。整合阵地资源,利用法制学校、法律图书室、电视、广播、墙报、标语等,把法治文化和法律知识送给基层人民群众。通过整合各方资源,促使普法教育新发展,发挥人民调解、法律服务、安置帮教的作用,提高普法教育的社会效果。各乡镇机关要转变思维,重视人民法庭和“法制副主任”的作用,在群众纠纷萌芽时,如在招商引资合同签订、征地拆迁、村民利益分配等法律问题上,多向人民法庭法官和“法制副主任”咨询,要把法律专业人才当成是信访纠纷的“防火队”,早介入,早解决,切实服务人民群众的工作,提高自身的法律知识水平和法律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