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说劳动合同的解除与经济赔偿金

2018-09-04 | 来源:惠阳区人民法院 | 作者:施威 | 浏览数:946 次

【案情简介】

2015年5月8日,李某入职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担任EHS主管职务,主要负责处理工伤职工的赔付问题(工作流程为李某先从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处借支款项赔付给工伤职工,再将相关票据上交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处进行冲抵)。

2016年9月9日,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李某2015年9月至2016年6月期间数次违反规章制度,造成经济损失,严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秩序及给其他员工带来较坏的影响”为由,依据规章制度以公告方式与李某解除劳动关系。其中,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主张李某数次借款不还,造成的经济损失为李某在职期间根据其职责借款办理员工工伤赔付金额与其上交发票金额的差额。就该差额问题,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不当得利为由将李某诉至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0日作出判决,认定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予以驳回。

而后,李某以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由向惠州市惠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定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解除与其劳动合同的行为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雇的赔偿金2.1万元。2017年6月29日,该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在裁决书发生效力之日起一次性支付李某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1.8万余元,驳回李某的其它仲裁请求。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不服,诉至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

【调查与处理】

2017年7月27日,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受理该案。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进行审理后,2017年11月10日,作出判决驳回原告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被告李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赔偿金1.8万余元。

原告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不服该判决,提出上诉。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1、因用人单位作出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劳动者存在过失或过错,是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而无须支付经济补偿或赔偿金的前提条件。本案中,原告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未举证证明其解除与被告李某的劳动合同关系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且法院生效判决书已对上述差额纠纷进行判决,认定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予以驳回。因此,法院依法认定原告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故原告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理应向被告李某支付赔偿金。

2、结合二审审理情况,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在二审审理中提交新的证据《工龄补偿协议》,二审法院认为《工龄补偿协议》的签订时间是在劳动合同关系未解除前,因此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提出工龄补偿金应在经济补偿金中予以扣除形成与双方未解除劳动关系前,是基于2016年1月签订的《工龄补偿协议》的约定,而本案中赔偿金是基于双方劳动关系解除,两者性质不一,不能直接抵扣。

【典型意义】

用人单位作出开除、除名、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在计算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时,要区分工龄补偿金与经济赔偿金,两者性质不同,不能直接抵扣。